新联利茶室墙壁髹漆翻新.小女孩与鸟笼消失了

恩尼斯在怡保旧街场留下的“小女孩与鸟笼”壁画消失了,民众声声惋惜,也令人关注怡保壁画该如何受到保护。


“小女孩与鸟笼”壁画消失三部曲,民众深感惋惜。(图:星洲日报)

 

(霹雳.怡保29日讯)恩尼斯在怡保旧街场留下的“小女孩与鸟笼”壁画消失了,民众声声惋惜,也令人关注怡保壁画该如何受到保护。

立陶宛画家恩尼斯于2014年6月在怡保旧街场一连画下的七幅壁画,其中一幅绘在怡保旧街场列治街新联利茶室墙壁,即光兴茶室对面的“小女孩与鸟笼”壁画,已于上个星期被涂上一层新漆而消失了。

罗琳:怡市厅接管壁画街

霹雳州行政议员拿督罗琳受星洲日报《大霹雳》访问时表示,怡保市政厅已正式接管怡保休罗街后巷壁画街,并获得商家的同意,保有原有的壁画,同时进行提升计划,让这条后巷壁画街更具艺术文化色彩。

她回应恩尼斯壁画消失一事表示,对于私人性质的画壁作品,是否得以持续保存的权利在店主手中。

市长拿督赞里曼回应表示,2014年OLDTOWN White Coffee(旧街场白咖啡)公司与恩尼斯合作推动的“旧街场艺术计划”,在旧街场各角落的老店墙壁画下共七幅壁画。

他说,根据店主梁小姐表示,当年该店参与“旧街场艺术计划”时并没有签下任何有关一直维持壁画的合约,基于该幅壁画颜色已脱落,加上建筑物已陈旧,店主决定为整座建筑物重新上漆进行翻新,因此这件事情不成为课题。

重新上漆而涂掉壁画

根据附近业者表示,这座原本经营茶室的老店,听说由店主收回,而茶室已搬迁至另一条街继续营业。店主于上星期聘请工人展开装修工程,并把老店外貌旧重新上漆,也一迸把原有的“小女孩与鸟笼”壁画涂掉。

当装修工人把旧招牌拆下来后,露出了“建国日报”浮雕招牌,勾起老市民对这间已结业的报馆的旧回忆。

旧街场白咖啡公司受本报询问时表示,该建筑店主有权对建筑物做任何事情,该公司无法反对店主把“小女孩与鸟笼”壁画涂掉;无论如何,该公司对于恩尼斯的这些作品深受市民喜爱而感到欣慰,并会继续发扬怡保旧街场遗产文化。

该公司说,当年该公司是先征获各建筑店主的同意,才由恩尼斯逐一画上壁画。

梁佩云:推动怡保旅游业发展

二奶巷商家梁佩云表示,恩尼斯在怡保旧街场留下的七幅壁画作品,这3年来已成为推动怡保旅游业发展的引擎,并吸引大批外来游客专程为看壁画而到访怡保。

她说,不时有游客进入她的商店寻问这七幅壁画的所在位置,她也看见有游客手持霹雳州旅游局印制的怡保旅游指南,而指南中有印上这些壁画的所在位置,显示这些壁画已成为怡保的旅游地标。

她对于“小女孩与鸟笼”壁画消失而了感到惋惜,但也明白这是店主的权力。她希望州政府会采取保护壁画行动,让这些充满人文气息的壁画继续成为怡保市的象征。

陈春耀:魔镜壁画带动艺术创作

怡保画家陈春耀表示,早年恩尼斯在槟城创作的魔镜壁画系列,带动壁画艺术的创作,也鼓舞本地画家陆续在霹雳州各地创作壁画,如今欣见壁画艺术在本地百花齐放。

他说,近年来怡保壁画艺术发展越来越好,除了怡保新旧街场,万里望也有一条画上许多壁画的文化走廊,这都是获得商家支持和赞助的成果;而这些壁画吸引民众前来参观,也带动商家的生意而出现双赢。

他表示,恩尼斯在怡保留下的壁画别具意义,如今缺少一幅,实在惋惜。他希望这事件起提醒作用,让州政府念在壁画为旅游业作出的贡献的功劳上,而马上展开壁画保护行动。

 


Like it? Share with your friends!

0 Comments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Choose A Format
Story
Formatted Text with Embeds and Visuals
Image
Photo or GIF
X